×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拯救孩子:家暴里断线的风筝

来源:南方日报    2013-05-24 16:10:00    编辑:苏丹
虐待和儿童这两个本应远离的词语却因为很多孩子的悲惨遭遇被生硬地连接起来。那么,到底是谁在向天真无力的孩子实施暴力行为?他们为何要施加这些令人发指的行为?成人世界又该如何帮助受虐儿童脱离施暴者的手?

   【核心提示】

  “儿童家庭暴力”并不是一个新名词,但是在这个人们法律意识、儿童保护意识不断提高的社会环境下,虐待儿童也成了一个新的严重的社会问题。在又一个儿童节即将到来之际,因为“摔子事件”等一系列新闻让家暴儿童再次引起社会关注。

  虐待和儿童这两个本应远离的词语却因为很多孩子的悲惨遭遇被生硬地连接起来。那么,到底是谁在向天真无力的孩子实施暴力行为?他们为何要施加这些令人发指的行为?成人世界又该如何帮助受虐儿童脱离施暴者的手?近年来,儿童遭受家庭暴力的案例逐年上升,已经演变成为一种社会问题,我们在近期的虐童事件曝光后总是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震惊和谩骂中,儿童遭受的非人待遇让我们不得不反思,到底我们的教育出了什么问题,到底为什么我们的孩子要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当我们看到一些父母在等待孩子救援的过程中脸上深深的忏悔和愧疚时,我们不知道应该欣慰还是应该痛心。

  【记者手记】

  儿童的家暴之痛与父母的精神之困

  “六一”前夕,家暴儿童再次引起社会关注。打工家庭的孩子成为家暴的“重灾区”,儿童受家暴存在难察觉、难介入、难干预的困境,显然有别于正常家庭,更多地体现了家庭环境上的差异。事实上,流动儿童的家暴现象,与流动儿童缺少关爱一样,都是“留守”问题的表象之一。在流动环境中成长的许多孩子,面临着亲情饥渴、关爱缺乏等问题,精神上的“留守”状态成为他们心灵一角最触目惊心的标识。

  在教育学上,父母被视为孩子的第一任教师,孩子最好的成长是与父母在一起,在爱的注视下渐渐长大。那些“精神留守”的孩子们苦苦守望父母归来,在午夜梦回的呓语中念叨着爸妈,孤独与紧张、失落与焦虑,成为这个年龄段本不该时常体会的心理感受,化为笼罩童年的重重阴云。这样的心理状况造成的后果,不仅仅是个体成长的问题,更是市场化、城镇化迅猛发展的进程中日益凸显的社会问题。

  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曾说过,要像对待荷叶上的露珠一样小心翼翼地保护儿童的心灵。实际上,近年来“精神关爱”的阳光,正倾洒在越来越多留守儿童、流动儿童身上:“代理妈妈”的出现、“儿童之家”的成立、城市教育资源的共享、农民工子弟学校的建设……怎样减少孩子们为“不完整的城镇化”付出的幸福代价,正处于艰难探索中。

  很多时候,流动儿童被虐待,实质上都充当了父母发泄压力的出气筒。流动群体中的父母为生活而奔波,为生计而挣扎,既有身体上的劳累,也有来自老板、工友以及周边群体的环境压力,更有两地分居、背井离乡等心理困苦。经济上拮据、精神上紧张,以及对子女缺乏有效教育的方式,选择家暴似乎就顺理成章了。在家暴“重灾区”的对面,更多地还是缺少流动父母精神抚慰的“缓冲区”。如何走进他们的心里,如何缓解他们在奔波与挣扎中的痛苦,帮助他们端正心态,是政府与社会必须共同思考的重要课题。

  重视流动儿童的家庭暴力问题,不仅是如何从法制的角度,预防和惩治家暴,更需要关注流动人口的精神状态,将其列入城市社会工作的主要内容,依托学校、企业工会,经常性对外来从业人员开展有效的心理干预,对有暴力倾向的父母,在给予一定生活保障的同时及时给予精神抚慰,才能让他们与孩子一起享有灿烂的心灵空间。

   【他山之石】

  “防止虐待儿童会”1979年成立于香港,是一个倡导儿童权益保护的民间社会组织。针对虐待儿童、疏忽照顾儿童等情况,提供热线、调查、个案跟踪、小组辅导及公众教育等服务。一般遇到公众利用热线举报后,社工会立即跟进调查,确定真实性及评估有关儿童受虐的严重性,从而向儿童及其家人提供专业的辅助。从1993年1月,该NGO的工作得到政府认可,成为政府资助的社会服务机构之一。除此之外,香港的社会福利署有一整套处理虐童案件的程序。接案后先初步评估事件的严重性,然后决定是否要为儿童安排体检、转介警方刑事调查、安排临时住宿。

  在司法追究方面,对未成年人负有管养、照顾责任的人,故意袭击、虐待、忽略、抛弃或遗弃未成年人,而导致其受到不必要的痛楚或健康损害,包括没有为该未成年人提供足够的食物、衣物或住宿的,均属刑事罪行,最高可判处监禁10年。

  美国设有强制报告制度

  在美国,保护儿童放在所有家庭及青少年服务的首位。美国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关注儿童虐待问题,70年代开始立法,建立了虐待儿童报告制度。美国开设专门的防止儿童虐待的热线电话。老师、社工、医生、护士、邻居等如果发现虐待儿童的事件必须报告,若知情不报被发现一样要承担法律责任。父母出于管教的目的动手打了孩子,如果被邻居报警也会遭到逮捕。因为家庭暴力属于由政府起诉的公诉罪,一旦报警就无法撤销起诉。

  在加州,家庭暴力的适用对象不仅限于夫妻之间,,也包括同居者以及曾经同居生子的男女。不管家庭暴力犯罪的程度和影响如何,警察都会将施暴者逮捕送进监狱,而保释金会高达5万美元。美国政府从2002年开始,每年拨款3.9亿美元用于司法部的反对家庭暴力项目,为地方政府和非官方机构提供指导和资金支持。在联邦层面有《暴力伤害妇女法案》,同时各州也都有各自关于家庭暴力的法律。家庭暴力引起美国社会的广泛关注始于上世纪70年代。1974年,美国出现了第一个专门为被殴打妇女而成立的庇护站。

   香港NGO获政府资助

  我的父亲母亲,你们怎么了?

  5月12日,上海浦东一医院大厅内,一男子因夫妻矛盾,把年仅1岁的儿子狠狠摔砸在水泥地上。监控画面显示,男子突然把抱在肩上的儿子,拽着腿狠狠地往大理石地上砸。男孩被甩出5米远,颅骨骨折、口鼻大出血,当场晕过去。陈某后因故意伤害,已经被浦东警方刑事拘留。

  据悉,被摔砸在地的男童系陈某的第3个孩子,陈某另有两名女儿。就在3天前,陈某因带孩子的问题与妻子姜某发生争执,用刀将其划伤致其入院治疗。当晚,陈某携1岁儿子到仁济医院东院寻找可能前来就医的姜某,后因寻找未果,迁怒于儿子,因而发生前述惨剧。据男童奶奶介绍,他们一家人来自湖北黄冈,男童于事发前1周左右到上海,暂由在上海打工的父母带,陈某和姜某结婚已6年,目前都在上海打工,陈某做木工活,姜某在工厂打工。“他们平时吵架并不多,我儿子也非常疼爱自己的孩子。”男童奶奶表示,谈及两人之间的矛盾,也就是姜某平时不愿意带孩子。

  这次“摔子事件”并不是个例。贵州省金沙县的虐女案件近日也同样受到关注,受害者小丽原是贵州山区里的留守儿童,父母均是农民工。可自从外出打工的父亲回到家中之后,小丽长达6年的噩梦便开始了。开水烫头、鱼线缝嘴、跪碎玻璃、针扎手指……种种虐待致使小丽浑身是伤、精神恍惚。因为两次被开水浇头,小丽的头顶大部分已经毛发不生。4月4日,西安也发生了一起父亲摔子事件。20岁的父亲小明(化名)因为上网问题与19岁的妻子当街争执,一气之下,这名父亲将只有1岁9个月大的儿子摔到了地上。这起案件在17日有了结果,摔伤儿子的年轻父亲在全家人的陪同下向派出所投案自首。在检讨书中,他承认自己的行为急躁,不计后果,因为摔孩子一事让生活并不宽裕的家人到处借钱去救治孩子。“伤害家人、伤害小孩也是犯法,不能因为是自家人,就不管法律……我后悔极了。”他认识到自己的行为触犯了法律,希望能给他一个机会,让他重新做人。

  看过这样的事件,我们该如何理解这位父亲的行为?说他不爱孩子吗?据民警了解,这位父亲平常对孩子还是很好的。可是,在一时冲动、赌气之间,竟然用孩子的生命作“泄恨的工具”,他的“冲动”让孩子受到了重创,让一个家有了更深的裂痕,也让他自己的良心受到了巨大谴责。了解事件的人们,都纷纷指责这位父亲的暴虐,虽然是家庭纠纷,但是他的伤害行为是故意的,警方已将他刑拘,这样的结果是他和家人都始料不及的。

  这位父亲的不理智行为,带给我们的是什么呢?为人父母者,真应该好好反思一下了,在很多时候,我们何尝不也会把夫妻间的矛盾、工作上的压力、人际交往间受到的一些委屈,引发到无辜的孩子身上,心中明知是错,但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虽说绝不会像这位父亲一样伤害孩子至深,但也对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了一定的伤害。

  完整的家和爱他的监护人,是社会对孩子的责任

  儿童遭受家暴的原因多种多样,但归结起来,根本原因还在于成人将孩子作为私有财产而认为可以随意处置,忽视了孩子作为独立个体生命的权益。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制止层出不穷的恶意伤害孩童的案件?根据报道显示,一些人认为,家长对孩子施暴是家务事,外人不好插手。在许多人看来,打骂孩子是家长的天然权力,外人的干涉是对家长权力的剥夺。此外,作为监护人的父母,也有管教之责,打骂孩子正是管教孩子最直接有效的方式。事实上,这种思维方式恰恰是忽视孩童个体权利的表现,“管教”稍加改变就成为家暴,变成对孩童的直接侵犯。

  加之,孩子本就是社会中最弱势的群体,往往更容易遭受成人的侵犯。现今社会,如果孩子们连自己父母都要日夜提防着,这是一件极其悲剧的事情。如果连父母都不能保护自己,反而会伤害自己,那么孩子们来到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人可以相信?与其加强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让父母接受育儿再培训、增强法律意识和自我情绪管理或许是最合适的选择。对于这类新闻事件,我们在同情、悲伤甚至愤怒并给予道德层面的鞭挞,之后,我们也应该以一个家长或者旁观者的身份去进行人性与责任的教育,除此之外,是否应有反思呢?一个暴力充斥的家庭,一个有虐待记录的父亲,何以在孩子生前没有得到来自外界的点滴帮助?若是发现苗头的邻居能够多一个心,或者是相关部门能够更主动一点,每一个过路人都侧目一下,这个悲剧也就可能不会发生。

  去年年底,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公布了《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案件调查分析与研究报告》,报告指出,生活地点、父母结构发生变化的家庭更易发生针对儿童的家庭暴力,53.34%的案件发生在此类家庭中。相较于稳定、健全的家庭,单亲、继亲家庭以及流动、留守儿童更容易成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值得注意的是,家庭暴力案件来源地比例出现了新变化,农村与城市所占案件比例基本持平。对于城市案件比例逐年上升的原因,报告分析指出——一方面城市生活压力大,家庭矛盾加剧导致案件增多;另一方面也与打工者涌入,流动儿童增多相关。单亲、继亲家庭和流动、留守儿童更容易成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52.68%的案件发生在因人口流动、父母结构发生变化等的“问题家庭”。

  在当下这个社会,从夫妻之间的家暴,到对父母、孩子的家暴,在价值观冲突、转型时期呈现出了比以往更加复杂的情况。保护孩子,我们缺的不是口号,不是认识,也不是惩戒措施上的落后,缺的是一种责任心,以及建立在责任上的行动实施。从近期以来的几起比较密集性的新闻事件,我们不难发现大多数的虐童事件都发生在不完整的家庭中,父母离异,而后再婚,或者因为父母感情问题一时难以解决而把责任推到孩子身上。这一类的人伦悲剧,让我们看清一个完整的家庭对于孩子的重要性。尽量给予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或者一个很爱他的监护人,是我们对社会的责任。

   父母都不相信,我们还能相信谁?

  法律对家暴的定义为,是指行为人以殴打、捆绑、残害、强行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其他手段,给其家庭成员的身体、精神等方面造成一定伤害后果的行为。据统计,目前全世界每天有540多名儿童死于虐待。处于社会转型期的中国,儿童受虐待也有上升趋势。专家还指出,儿童受虐待不仅仅指身体的殴打、体罚等,还包括精神,诸如对儿童的疏远、冷漠、贬低与压抑等方面。

  中国政法大学田岚、何俊萍两位教授曾经针对“家庭体罚子女现象”的调查显示,近2/3儿童曾经遭受过家庭暴力。在接受调查的498名大学生中,54%的人承认自己在中小学阶段经历过家长的体罚,高达被体罚总数的71.38%,体罚的形式以父母手打脚踹为最多,占到88%,借助工具如棍棒、皮带、衣架等实施暴力的占1.6%。打孩子绝对不是什么好的教育方法,只会是对孩子的一种个性压抑,尤其是给孩子造成一种错觉:弱者要服从于强者,暴力可以解决问题,这是很糟糕的。孩子往往会从父母那里学会了“以暴制暴”,学会了“打人经验”,染上了暴力行为。日前,美国一个专家小组分析调查了过去60年有关“打屁股”的案例,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童年经常挨“屁板”的人们更容易滋生侵略性、反社会的行为,更容易虐待配偶和孩子。

  曾有专家分析自1938年以来体罚孩子的众多后果,跟踪分析了打屁股对孩子的短期和长期影响,里面提到:通过打孩子屁股,你可以让孩子暂时听话,但问题是,孩子心里并不特别清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你应该让孩子从内心里懂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否则,一旦家长不在身边,不存在打屁股的威胁了,孩子们就不会有分辨是非的主动性了。对于这个问题,北京红枫心理咨询中心反家暴项目负责人侯志明就表示,家庭暴力会导致孩子严重的心理问题,离家出走、打架、自闭、厌学甚至厌世,“最亲的父母都不相信,还能相信谁?”

  去年9月,“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家暴妻子Kim一时引起舆论关注。名人效应下,更多人看到的是两个成年人之间的战争,但同样受到伤害的还有他们的女儿。家暴事件后,李阳坦言,这件事让小孩生活在恐惧中,担心家庭是不是要破裂了。李阳对Kim殴打非常严重的那次,3岁的小女儿亲眼目睹了,此后都很难安睡。而事件发生后,在三个孩子的图画中,总出现龇牙咧嘴、眉头紧蹙的眼镜男。画里的孩子都是哭的,流着大滴大滴的眼泪……

  “在国外,即使是让孩子目睹暴力发生都被算作犯罪。”中国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李秀华说。目前,虽然《婚姻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都对“禁止家庭暴力”做出了明确规定,但相关规定分散在不同的法律法规之中,相互之间缺乏有效衔接,造成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许多法律无法落到实处。实际执法中,除非虐待行为触犯到刑法,相关部门根本无法进行外界干预。我国宪法明确规定,儿童受国家保护,禁止虐待儿童,并且在刑法当中规定了虐待罪,对儿童实施虐待的行为作出刑事处罚。但虐待罪除了受害人死亡或重伤的,属于自诉案件,而被虐待的孩子往往出于对父母的畏惧或者由于其血缘情结而不能提出起诉。

  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曾经这样描述,“在纽约有100多个专业儿童福利机构。当儿童受到家暴,很快会有专业机构介入,让孩子进入机构予以保护。在大陆只能找110的民警解决问题,民警往往只对家长进行教育,孩子仍然会被送回家中,继续遭受家庭暴力。”但不幸的是,在暴力家庭成长的孩子普遍多会继承暴力倾向,使家庭暴力出现代际传承,“从小挨打容易让孩子错误地认为,暴力是合理的,暴力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