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性教育“跛脚” 改变意识比改变知识重要

2017-12-06 09:22作者:麦嘈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许素霞
南都记者本地走访发现,不少年轻的家长觉得性教育这件事很重要,但在真实的生活中,很多家长却常常觉得难以开口。在对家中的幼儿实施性教育时,也有不少家长遇到困惑,比如不知道要教到什么样的程度,有时也会发现,孩子听不懂自己在讲什么。

众议苑 麦嘈(时评人)

南都记者本地走访发现,不少年轻的家长觉得性教育这件事很重要,但在真实的生活中,很多家长却常常觉得难以开口。在对家中的幼儿实施性教育时,也有不少家长遇到困惑,比如不知道要教到什么样的程度,有时也会发现,孩子听不懂自己在讲什么。对于幼儿园是否应该对儿童进行专门的性知识教育,部分幼教专家认为,应该将性安全教育融合在广义的自我保护常识中,或在日常生活中帮助儿童建立性别意识。

笔者最近参加一部电影的座谈会时,有观影的高中生说起性教育的现状,除了反映学校不讲,或者老师讲得不透、不够之外,他们觉得最大问题在于家长的态度。有个女生说,她长这么大,父母从来未跟她交流过有关性的话题,直到现在,家里看电视,假如出现有关性暴力、性侵害的新闻,甚至电视剧里出现男女亲热的镜头,父母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忙拿起遥控器换台。

学校和家庭的这些问题,源于我们社会对于性仍存有诸多禁忌。改变知识容易,改变态度难。我这么说,是因为近年来在知识推广方面,儿童性教育、青少年性教育,实际上已有不少专业工作者做了大量工作。开发性教育读本,同教育部门和中小学合作,培训师资,开展同伴教育,取得了一些示范成果。家长们如果想自我培训,只要上网搜索,也能找到不少免费的在线课程及电子资源。我自己看过比较好的儿童性教育/防性侵教材,包括性教育机构玛丽斯特普同广东绿芽基金会等单位联合研发的性教育支持平台,还有北师大刘文利教授团队开发的中小学性健康读本等。只要有心,对专业团体和专家学者开发的教材稍加研读,我想诸如“什么时候开始教”、“怎么教”、“教到什么程度”之类的疑问都能迎刃而解。

问题在于态度的改变———改变意识比改变知识,难度要大得多。这么说有两层意思,第一是改变对性讳莫如深的态度。如前面说的,遇着电视上放男女亲热镜头就赶紧换台,就是比较典型的例子。父母这么做会给孩子造成印象———性是丑陋、不可以谈论的东西。一旦遇到性方面的疑惑,甚至是遭受侵害和暴力,孩子出于羞耻心不敢谈论、倾诉,父母也无从知晓和报警。实际上,让孩子知道身体上哪些部位不能碰固然重要。但在日常生活中,侵害者有时会利用自己的权威位置,对孩子进行心理控制。受害儿童明知道自己被侵犯,却不敢讲、不愿讲。这个时候,家长跟孩子的关系、平日里家庭内部成员的相处模式,决定了孩子是否能克服心理障碍讲出来;讳莫如深显然不利于孩子讲出来。

第二是改变现有性教育中对性的偏颇态度。首先,性是人一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需要个体随年龄增长不断探索,最终塑造出完整、独立自主的性意识和身体意识。如果性教育只讲性的危险(诸如性侵害)而不及其余,儿童对于性充满各种恐怖想象,那么对于孩子将来性心理及人格发育,不一定起到正面效果。其次,现有性教育的偏颇态度,还体现在只强调儿童学会自我保护,却忽略了对成年人,尤其是家长、老师和公检法人员的培训。好像性教育只关乎孩童,没大人、教育机构和执法部门什么事。如果我们只让“小红帽”学习如何自保,却对“大灰狼”毫无威慑和惩戒,这样的性教育,效果如何可想而知。

最近我看到新闻,江苏省首次公开“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个人信息,并设置行业禁入,禁止这些人员从事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的工作。我觉得这样的具体措施,比在幼儿园里教孩子一千遍“身体哪些部位不能碰”都管用。比较理想的状态是:鼓励亲子交流和年轻人的自我探索,让性教育更具宽松度和弹性,同时,提高强力部门执法人员的敏感度,细化相关法规和执法细则,让图谋不轨者不敢犯事,犯了事就要受到严惩。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