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学霸考上牛津大学?她的青春是如何炼成的!

2018-02-02 11:35来源:搜狐教育编辑:许素霞
就读于国际学校,15岁收到牛津大学录取通知书,数学系本硕毕业。天才少女的青春是怎样前进的?

就读于国际学校,15岁收到牛津大学录取通知书,数学系本硕毕业。天才少女的青春是怎样前进的?

“天啊,你还是个宝宝,你怎么就自己跑来牛津面试了?”这是大学的教授兼人生导师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

也是从这句话,我开启了一个在英国,在牛津的奇遇般的全新旅程。

我在牛津,学得尽兴,玩得拼命

在旅程开始之前,让我先快速地讲讲15岁的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位德高望重的牛津教授面前?为什么有资格去参加这样的一场面试?

儿童时期的我,绝不是一个典型意义的学霸,常常被学校挂上黑名单,还被校长亲自拦在校门口教育。但碰巧我的母亲是一位传统教育理念的颠覆者。她并没有责备调皮捣蛋的我,反而勇敢地决定把我领回家,自己教育。

我的妈妈也是属于“天才少女”的类型,她曾经是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一员,亦是15岁便就读大学。她会拿着秒表算我做题的时间,制定计划,指定老师,跳脱大纲地来教我。

拿学英语做比方,她教的不是学语法,背单词,而是直接读英文原著的文学作品,培养思辩和独立思考的能力。而我的爸爸是人工智能方面的博士,所以家庭的学术氛围非常浓。

在“虎妈”的鞭策下,我成长得非常快,短短两年Home School 的时间,就掌握了近6年的课程,12岁重回校园时,就直接开始学习高中课程。

然而重返校园后的我就一番风顺了么?我也就如此甘心回归墨守成规的高考制度么?事实非如此。

正如前文提到,我母亲曾就读于有首届神童大学之称的“科大少年班”,她坚信尊重孩子的梦想,积极地挑战思辩才能达到学术的理想国。就这样,我便进入了这所历史不长某院校,定下了脚步。我依旧记得学校才刚刚创办几年,一个年级也不到百人,整个学校里几乎没有认不出的面孔。说实话,但是在这样一个新学校里上课,还是有不少忐忑的。

在老师心目中,我仍然不是一个乖乖女,年仅12岁的常常穿着童装而不穿校服,显得与同学格格不入。上课的时候只记重要的知识点,还会时不时提问挑战老师,甚至有过课堂上偷织毛衣,不认真听讲。然而令我感恩并且铭记的是,老师对个体的尊重,她们并未责骂,反而常常提点:不只要当一个“好学生”,更还要做一个好的学者。

我可以很坦诚地说,如果没有当年那份坚持,我一定是不可能出现那更广阔的世界里的。所以,我时常很羡慕如今的学生,可以在更美丽的校园,有更强大的资源,更丰富的选课,更深远的梦想,更绚丽的青春。而国交对教育这样理想国般的精神历久弥新,更添色彩。

虽然我求学之路一直动荡,却总能屡得贵人,很幸运没有因此毁灭,而是努力在尘埃里开出鲜艳的花。15岁圣诞的那天,我收到了牛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我在牛津,学得尽兴,玩得拼命

就这样在最好的年华,我进入了牛津这所象牙塔,开始了与城堡和图书馆为伍的青少年阶段。我很喜欢牛津,这是一个童话和乌有乡般的地方,青春混着陈旧的书籍在暖气片里被烘烤,初夏门球后混杂汗水的阳光,陈旧古堡里是空无一人的街道。我就这样在数学的海洋里肆意驰骋,在青春的阳光里一往无前。

牛津的学术与严谨,凌晨三点的图书馆是否人满为患?

牛津是开放式教学,鼓励学生提问和交流。牛津有一个特别的教课制度-----tutor制,即从大一入学开始,你便有教授进行一对二的导师制教学。也正因为此,牛津的治学极其严谨,教授甚至会花了一小时当面批改我们的作业,探讨我们的理论,并给出书单让我们去图书馆借阅,往往一周就有11本之多。但是同时,学习的形式又极其灵活,上课地点可以是咖啡厅,草坪,甚至是泛舟湖上。

说说上课的感受吧。我所在的数学系在牛津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系,200多人,所以就选在牛津博物馆二楼的礼堂里上课。而一楼是气势宏大的博物馆展厅,陈列着恐龙化石、猛犸的标本还有各种蝴蝶标本,时常有游客来参观。那里还鼓励勇敢的手来触摸它们。上课的礼堂本身也有两层,通天滚动黑板,仿佛是一个舞台。短短一个小时的课程,蔓延数十米的黑板就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内容。

牛津的考试周是最高压且令人惧怕的一个礼拜。图书馆里满满坐着人,更有学生,整整一周合衣睡图书馆。在极其高强度的复习和考试之外,牛津更是延续了千年的考试传统:学士服加康乃馨。

独具牛津特色的严谨和仪式感。每一个进入考场的学生,必须穿正装和牛津传统的学士服(gown),携带博士帽(但是除了毕业年,其他时候绝不允许佩戴博士帽)。年级越高成绩越好,学术服长长的飘带也可以更加宽大,更加华丽。

除此之外,考试周需要佩戴康乃馨入考场,第一天白色,中间粉红,最后是大红,(学生常常笑称血染的康乃馨)。如果佩戴错误,有可能被拒入考场,这也无形中给考生更进一层的仪式感和压力。

我穿学术服参加考试

牛津的多元与包容,学霸是不是只注重学术?

牛津绝不是一个只注重学术,而不培养学生品德和人文气质的学府。在牛津,每个学院每星期都举办formal正式晚宴,席间男生必须着燕尾服,女生穿晚礼服,晚宴在哈利波特般的食堂进行(事实上哈里波特就是在牛津拍摄的)。

在全体起立听完长长的拉丁文祷告文后,才可以入座开始长达数小时4道菜的学院晚宴。晚饭讨论的内容也是五花八门,从天文地理到盘中蜗牛壳是什么公式模拟的,应有尽有。

Formal正式晚宴

除此之外,牛津还有一年一度的嘉年华,整个学院在一夜间变身一个巨大的游乐场,有摩天轮,动物园,烟花表演等等,在嘉年华里对着装要求更甚,男生必须穿白领节的礼服,女生穿长尾夜礼服。

在牛津和陌生人聊天是很开心的,大学包容世界各地文化,有胸襟和气度。大一的新生既有在数学杂志上发表过论文的大神,也有像马拉拉这样来自巴基斯坦或者战争地区的令人钦佩的社会活动家,甚至还有Emma Watson这样的名人校友。而在牛津这个小城里,大家是平等的自由的,谁和谁都可能成为朋友,没有等级和阶层,剩下的只是思想的火花和灵魂的碰撞。

我们在陈旧的充满书香的教室里,意气风发地辩论着战争的起源是政治还是经济。那些鲜明和美好的记忆,一旦你经历过,就会永远明艳得好像你和它们从来没有分离过一般。

牛津的自由与叛逆,兄弟会是不是真的疯狂?

这里的学生学时拼命,玩时也疯狂。新生周FRESHER WEEK时,学校像过节似的,凌晨的草地上散落着PARTY的年轻学子。我们踏过深夜狂欢的草地,在古老的石墙上刻下‘ALL YOU NEED IS LOVE ’的涂鸦。

高压的考试结束后,更是会迎来疯狂的庆祝和派对。牛津如此严肃的学校,却有传统鼓励小伙伴躲在考场出来的路上,往戴红花(最后一天考完)的考生身上喷香槟,撒鲜花庆祝,更可以将毕业年级的学长学姐,推下河里作为庆祝。

牛津的自由与叛逆也镌刻在社团文化中,最著名的便是Oxford Union牛津辩论社。它建于1823年。牛津大学的学生们创建它的目的就是在当时英国的言论自由受到压制的年代给大家提供一个可以无忧无虑地发表言论,辩论的地方。直至今日,Oxford Union依然坚持这个原则,这也是为什么它逐渐成为了享誉世界的辩论社团。

虽然叫牛津辩论社,但是Oxford Union不仅有辩论,还有许多各个领域的名人来演讲,分享各式各样的观点。其中包括科学家爱因斯坦,英国前首相丘吉尔,美国前总统里根、尼克松、卡特,歌手迈克尔杰克逊、Johnny Depp,演员摩根弗里曼等等。更近期的包括万磁王,甘道夫Ian McKellen,权利的游戏剧组,史蒂芬霍金,美国前国务卿约翰克里等等。

就在我在任的那几年,辩论社也和我主持的亚太学联邀请到王力宏,朗朗,陈方安生等等人物。

牛津的学生在慈善方面也是标新立异,他们用美好肉体撑起慈善。这是一年一度牛津黑白慈善写真日历拍摄,这组写真黑白日历是由牛津70位优秀运动员学生拍摄和制作的,拍摄地点就在曾经每天经过的牛津河边。日历出售所筹善款将赠给食物银行以及两家国际教育慈善机构。

慈善日历

我在牛津的最后一天,就穿的这样肆无忌惮的在学院图书馆里跑来跑去,而牛津依旧是那么包容,那么美好,如它千年的模样。

牛津的美酒、美食,你可以在田园诗般的地方喝一次慵懒的下午茶

常常听见很多人抱怨英国的黑暗料理,但我对此非常不认同。我认为在牛津,如果吃对了店,基本是停不下来的节奏。除了刚刚说到的正式晚宴formal和嘉年华,牛津更有大量的甜点,下午茶,咖啡厅,美食美酒,学生之间有俗语称freshers 7 kilo,新生胖7斤。

城市中心的Covered Market,是一条风景如画,又充满小吃的巷子。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774年。在这里你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美味的食物。除了Pieminister的英式馅饼,Alpha酒吧的巨型沙拉。尤其值得推荐的是,牛津标志性小吃Ben's Cookies(大本曲奇饼)。

而且不管任何时候,都可以直接从烤箱里热腾腾地端出。Ben's Cookies是牛津吃货首选的伴手礼,就连王力宏到访牛津时,也是带此为纪念。另外,还有可爱的牛津独有的moo moo’s milkshake(牛牛奶昔),整整一墙可供选择的样式,配上大块冰淇淋和奶油,无论从美味还是份量上讲,都绝对超越你过往的一切奶昔体验。

牛津必去推荐:一场爱丽丝的漫游

除了吃以外,在Covered Market里你还可以买到充满英式幽默的和纪念意义的小T恤。如果太多的甜食让你感到困顿,走出Covered Market短短两条街,便是牛津最棒的咖啡厅Missing Bean,除了好喝的咖啡以外,这也是牛津著名的约会盛地。如果某个周五下午你的女神约你去Missing Bean咖啡厅,那么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该为你开香槟庆祝脱单了。

当然,有时也有意外。那便去Jimbob's买个广受好评的法式面包,再在家里宅上几天。情绪不好,还可以用比特币支付。

牛津是一个田园诗般的地方。在这里你会发现自己尤其渴望一次慵懒的英式下午茶。如果天气晴朗,请尝试Vaults&Garden Café咖啡厅的露台,在英式伯爵茶冷却的瞬间,同时欣赏宏伟地标建筑——牛津大教堂和Radcliffe Camera图书馆。在几分钟的步行路程里,更有据称全国最古老的咖啡厅——Grand Café,和时髦的The Rose 玫瑰甜点店。

如果你到了牛津,却没有到访城市最著名的G&D冰淇淋店,那你可不能说完成了牛津之旅。该店在牛津有三家,分别位于小克拉伦登街、圣奥尔德斯和考利路。 在这里你可以吃到,根据节气变化的冰淇淋,烘焙蛋糕和美味的百吉饼(bagels)。

在黄昏以后,如果你闭着眼睛漫步牛津,走进任何一家店,大概超过一半的可能你走进的会是一间pub(英式酒吧)。是的,你没有看错。牛津确实有很多酒吧,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为了食物,球赛或者是一种英国人的社交方式。在酒吧里,无论是看见了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或者是一头埋在桌上用餐巾纸写着公式的教授,又或者是拿着作业辩论的学生,都不足为奇。一些最好的pub位于杰里科。

除了酒吧外,牛津本不太丰富的夜生活,便还剩下——移动烤肉宵夜。牛津拥有许多极具生命力的烤肉车。配着奶酪的薯片,蘸着烤汁呲呲冒气的鸡翅,纵然是高卡路里的生命危险,也是必须要勇敢地尝试一番的。

永远的乌有乡

一个人的自我意志就是整个宇宙

就这样我毕业了,离开了自由叛逆时代,离开了牛津和英国小镇....定居在了整片落地窗前璀璨夜景的曼哈顿公寓里。离开牛津以后,我便一头扎进了繁忙的华尔街。我一直记得当年面试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问我“究竟为什么要做投行?”

我当时深深相信的是:我想要将世界变得更好一点,而且我真的认为,金融和资产管理是达到这个目标,最有效的方式。你看耶鲁基金会,你看诺贝尔奖,你就算看Michael Jackson要捐出去的遗产,只要有一个好的管理,就可以让一个资产,几十年几百年地贡献。别人总说金融不创造价值,但是我觉得错了,金融是一个很重要很伟大的行业。

虽然,现实挑战着我的初心,一次又一次,但是我还是有点佩服当年的勇士精神。

说到未来,我希望等我有更大的勇气时,可能会辞职去建一个嬉皮农场,养猫养马,再做一层藏书阁,复制一个牛津形式的小小乌托邦之城。每天坐在田埂里弹着吉他、打着鼓、看着书、做着菜、撸着猫、喂着马,跟志同道合的朋友“孤独终老”。

为自由而生,为爱而活,惬意的人生,从来不是固定的,记得初心,记得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愿你我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片乌有乡。

南都头条 Headline
手机看南都 Phone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App

南方都市报App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