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网红教授离职 网络直播卖课超4000万元

2018-03-13 09:34来源:张家口新闻网编辑:许素霞
去年,薛兆丰以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法律经济学教授的专业身份,在知识付费APP得到上开设的专栏《薛兆丰的经济学课》,受到大量用户的喜爱,一度成为知识付费领域的标志性作品。截至3月12日,订阅人数已突破25万人,“营业额”已超4000万元。

去年,薛兆丰以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法律经济学教授的专业身份,在知识付费APP得到上开设的专栏《薛兆丰的经济学课》,受到大量用户的喜爱,一度成为知识付费领域的标志性作品。截至3月12日,订阅人数已突破25万人,“营业额”已超4000万元。在近年逐渐流行开来的“知识付费”大潮中,薛兆丰无疑做到了名利双收。然而最近,这位在大众眼里声名鹊起,在学术界内争议颇多的“网红教授”,却选择辞职离开了给自己带来无数光环的北大。

成名已久的“网红”教授

3月10日,一位接近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以下简称“国发院”)的人士告诉记者,薛兆丰近日向北大国发院提交了辞职报告,并且获得了北大国发院的批准。随后多家媒体也证实了这一消息。

关于离职一事,截至发稿,薛兆丰没有回复记者的短信采访要求,也未接听接洽采访的电话。记者无从获悉他对相关报道的反应和评论。

实际上,薛兆丰拒绝接受采访事出有因。据熟知他情况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数天前他不小心向自媒体透露将离职的消息,并抱怨“北京的房子买不起”之后,外间对相关报道的解读出乎其意料,目前薛兆丰非常后悔,不愿再接受采访。

1968年出生的薛兆丰被列为国发院全职教授,官方介绍显示,其研究领域为法律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具体职务是法律经济学教授、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

公开资料显示,薛兆丰1991年毕业于深圳大学。2003年到2008年在美国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经济系学习,获经济学博士学位。2010年进入北京大学国发院至今。作为中国最早的一批网民,他热衷于在网络和报刊发文经济学热点,由于他的观点尖锐,语言风格泼辣,也曾引发过很多口水战。有评价称,他集少年意气和网民泼辣的性格于一身。这一性格一直没有改变,薛兆丰在国发院就职期间,在教学本职工作之外也多次就公众事件发言,比如涉及网约车和垄断等话题。

2010年春节期间,薛兆丰发表文章称,“要解决春运综合症,即乘客长时间排队、黄牛党猖獗和火车站大混乱等关联现象,唯一办法就是让火车票充分提价。任何商品,因为人们的需求没有止境,所以只要价格过低,就会出现短缺。消除短缺的唯一办法,就是把价格提到足够高。”很多学者和网友认为,薛兆丰运用纯粹的供需关系理论来解决春运火车票抢手这一复杂的社会问题,太过偏颇。

唐方方质疑薛兆丰教授身份

近两年因为他在网络直播卖课,和平台方整体售卖超过4000万元,薛兆丰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经济学家网红。但随着曝光量和售卖额的飞速高涨,这位网红教授也不断遭受质疑。

2017年年底,薛兆丰同事,北京大学国发院教授唐方方曾发表公开信,质疑薛兆丰学术水平,批评说“经济学不是故事会”。唐方方质疑中最受人关注的就是薛兆丰的北京大学教授身份。唐方方认为,北京大学招聘教师是有非常严格、认真的程序的,而在北京大学考核名录上,他找不到薛兆丰的名字。唐方方称薛兆丰并不是北京大学教授,但是却在授课平台用北京大学经济学课程售卖,明显在利用北京大学品牌进行背书,属于误导用户。

据经济学家圈了解,薛兆丰属于北京大学国发院“院聘教授”,并非北京大学正式聘任教授。薛兆丰入职北京大学国发院为时任院长周其仁引进的,属于朗润园(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中国经济研究中心CCER别称)聘任,即院聘,在引入薛兆丰的时候,朗润园教授汪丁丁也给予了充分的支持。

根据官方资料,薛兆丰为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是北京大学法学院创办、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加盟、由两院合营的非营利性学术组织。据了解,该研究中心经费为国发院自筹,首期赞助单位为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联办)。

此外,内部人士称,北大教授有属于事业编制的教授,也有院聘教授等。“薛兆丰不是正式的事业编制教授,是院聘教授。”受到质疑后,薛兆丰在得到平台的售卖课取消了北京大学字样。

在专业知识付费领域,最重要的背书便是身份和学历,《薛兆丰的经济学课》是典型的知识付费,薛兆丰因为身份遭到质疑,使他的成名之路更加戏剧化。

目前,薛兆丰的付费专栏中,身份介绍标注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汪丁丁质疑薛兆丰学术水平

上个月,汪丁丁和薛兆丰围绕知识付费展开了一场大论战。

汪丁丁拥有数学硕士、经济学博士等学位,是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和浙江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浙江大学跨学科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席。

两位学者的大论战自然引发了大量关注和讨论。

首先是汪丁丁发文《为什么付费买到的只能是三流知识?》,称去年罗振宇和脱不花曾和自己喝茶,之后自己开始关注得到的商业模式,但自己无法忍受这一商业模式的折磨,因为这种模式要求反复改变自己的表达,直到商业团队认为大众能够理解,自己也曾去尝试,但还是觉得不可能背叛自己。并直言,那些折磨自己并因此使自己从勉强二流学者的水平降低到大众能够理解的水平即三流水平的人,分享知识收费的至少百分之五十收益。能够与金钱和权力交换的知识,必定是三流的,因为表达方式不可能继续忠于只有一流知识才可表达的那种重要性感受。

虽然文中并没有指名道姓,但难免让人联想到同为同事,又是得到专栏红人的薛兆丰。

之后,薛兆丰称《薛兆丰的经济学课》有一个意义,那就是尽力消除“知识”的神秘感。有这样一些学者,以为知识天然地就分为三六九等。但在我们的专栏所讲解的知识体系看来,知识的深浅轻重,是以理解现实问题为导向、以解决现实问题为准绳的。没有什么知识是天生就高人一等的。同样,也有一些学者,有意无意地把生搬硬套、牵强附会、囫囵吞枣和故弄玄虚当做做学问的一种境界。而我相信,哪怕再深奥的知识,也能够清晰地表达出来。反过来,一种思想,如果表达得不清不楚,那别人也无法指出它的错误。那些只能用来“端着”的知识,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已经越来越没有市场了。

薛兆丰称汪丁丁“故弄玄虚”,对汪丁丁的以往部分作品进行公开批判,质疑其学术水平。汪丁丁称薛兆丰或者薛兆丰的半脑残粉贻笑大方,称自己虽多次声明若干次不反对为收费而讲解知识,但偶然读到薛兆丰“名著”序言的第一页第一段,薛兆丰试图从日常口语概括经济学论,四项概括至少错了三项,并直言让经济学家感觉这段文字是完全没有毕业的经济系学生写的。

■综合新浪财经、经济学家圈等

南都头条 Headline
手机看南都 Phone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App

南方都市报App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