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10岁的他日复一日照顾“渐冻症”同学

2018-04-12 09:11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黄晓航
四年如一日,南山区西丽小学两个10岁的小学生,注定要成就一段或许可以称得上是伟大的友谊。


   昨日,南山西丽小学,韦涵宇推着轮椅上的同学小睿。南都记者

   霍健斌 摄


   这回

   谁说

   在深圳市南山区西丽小学的校园里,经常会出现这样一幅暖心画面:一个胖墩墩、浓眉大眼的10岁男孩,推着一位坐在轮椅上同是10岁的同学,上课、放学、如厕……一路上有说有笑。推轮椅的男孩叫韦涵宇,轮椅上的同学是他的同学小睿。一年级入学时两个孩子成了同桌,一年级下学期,患有“渐冻症”的小睿不得不坐上轮椅,同桌小宇便主动当起了“护花使者”,和他做游戏,帮他交作业,扶他去洗手间,搀他去活动室……每天十余次从轮椅上抱起、在教室椅子放下,这堪称壮举。韦涵宇如何看待自己的这一善举?而老师和同学们,又如何看待这暖心的一切呢?

   “暖心大白”

   韦涵宇

   韦涵宇是有名的热心肠,同学中不管谁忘带了圆珠笔或者涂改带,他都会把自己的拿出来借给有需要的同学。有的时候同学有不会做的题目,他也会很热心帮忙讲解,一直到同学弄懂为止。上学期老师问谁愿意帮大家搬运订购的牛奶,他主动举手,高高兴兴地成为班级的“牛奶搬运工”。每天,他都跑上跑下地为大家把牛奶扛到教室,风雨无阻。

   在大马路上,他是个乐于助人的小雷锋。路上见人掉了东西,他会马上帮忙捡起来;碰上有人问路,不管自己多么急着赶路,都会停下来,给人家指引清楚。

   在老师心里是个相当靠得住的班干部。一年级的时候,他是班里的门窗管理员,每天清晨,他总是最早来到教室,为同学们打开门窗,放学后总是等最后一位同学离开之后,关上门和窗,才离开。

   他还是家里的“小大人”。他经常帮父母做家务,带弟弟,周末有的时候也会买菜、炒菜。

   四年如一日,南山区西丽小学两个10岁的小学生,注定要成就一段或许可以称得上是伟大的友谊。

   一二年级班主任李捷:韦涵宇主动提出当腿脚不便同学的“拐杖”

   四年前,深圳市南山区西丽小学一年级新生中,出现了一个走路跛脚的男孩小睿,他站起来需要扶着墙或桌子,行走时还容易摔跤。他是一个DMD患者,俗称“渐冻人”,是由于遗传或基因突变引起的肌肉变性疾病,全身肌肉自下而上会发生进行性萎缩无力。

   学校了解到小睿的情况后,竭尽所能提供着帮助:教室始终被安排在一楼,挨着的走廊里安装了扶手,门前的几级台阶铺设了缓坡,最近的卫生间安装了坐便,小宇的座位靠近教室门口……

   “我多次跟班上的同学说,小睿如果需要帮助,同学们一定要主动帮他,如果摔倒了,务必第一时间找老师。”小睿一、二年级时的班主任李捷说,当时,身体健壮的韦涵宇主动提出,当小睿的同桌,做小睿的“拐杖”,“我身体结实,那个时候,班级只有我能扶得住小睿。”小睿从小就胖墩墩的,比同龄人有“分量”些,看起来确实很有安全感。

   在一二年级的时候,小睿还勉强能自己走路,但小睿性格腼腆内向,对自己病情比较敏感。所以,一开始,在小睿还能自行走路时,同学们都心照不宣地尽量不打扰他,小宇也如此。不过,只要感觉到小睿稍要起身走动,小宇就会条件反射般地提高警惕,随时准备帮助。同学们都期待奇迹出现,希望小睿能好起来,一起奔跑。

   英语老师彭嘉云:韦涵宇轮椅推得比专业护工还娴熟

   三年级下学期,小睿还是坐上了轮椅。从此,小宇的双手便再也没离开过小睿的轮椅。每天上台阶、下坡,十几次抱上、放下,小宇成了小睿的“私人看护”。这一切,都看在了从二年级开始教小宇班级英语的彭嘉云老师眼里。

   彭嘉云老师说,小睿刚开始坐轮椅时,还勉强能自己从轮椅到座椅,但行动十分艰难。韦涵宇想帮助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可以一个人把小睿抱到轮椅上,再把小睿抱回到座位。他推轮椅还推出了专业经验:下坡和下台阶时,把轮椅倒过来;上台阶时,压住把手,把小轮子先落到台阶上,再把大轮子推上去;停下的时候,先扳下刹车制动,再把小睿的脚从踏板上抬起来,然后收起踏板……“轮椅推得比专业的看护员还娴熟。”彭嘉云说。

   现在,课间小睿上厕所,去电脑室上课,都是韦涵宇负责。每天中午放学,他总是把小睿抱到轮椅上,再和午托班的老师一起推着小睿去托管班,之后,自己再折回家吃午饭。中午上学时,他总是提前半个小时,就从家里出发,跑到托管班,再帮忙推轮椅。晚上放学,他会陪着小睿一起等到小睿父母下班过来,并帮着把小睿抱到轮椅上,才肯放心回家。

   今年,班级从窄小的临建教室搬到了宽敞的新教室,韦涵宇比中了大奖还高兴,因为教室后面空间大了,小睿的轮椅可以收起来直接放在后面了,小睿行动更方便了。

   数学老师肖珊:他将小伙伴的大事小事记心上 快乐着彼此的快乐

   “韦涵宇就像个小大人,将小伙伴的大小事都记在心上。”数学老师肖珊第一次关注这对小朋友,是在去年的元旦晚会上。当时,每个小朋友都有表演才艺,唯独小睿没有。当时小睿的妈妈在场陪伴小睿,小睿还是有点闷闷不乐。小宇发现了,便赶紧过去找小睿玩。

   体育课时,小睿没法参与,小宇就陪着他坐在边上,一边聊天,一边看其他同学运动,或者干脆留在教室陪小睿;小睿有时候心情不好,小宇会用自己的零花钱买棒棒糖给小睿吃;小睿喜欢看军事课外书,小宇会帮忙留意班上谁有,借给小睿看。

   平常韦涵宇话很少,可他俩在一起,时而窃窃私语、时而开怀谈笑,总有说不完的话。韦涵宇就是这样,把小睿的大事小事都记在心上,快乐着他的快乐。转眼间,两个小伙伴守望相助,一起度过了校园里凤凰树花开花落的四年。

   韦涵宇妈妈:一年级过完了,我还不知道他一直在帮同学

   儿子一直帮“渐冻症”同学的事情,韦涵宇妈妈是在一年之后才得知的,还是别的妈妈告诉她的,“儿子回家从来没跟我提过这事”。

   韦涵宇是个胖孩子,一动就是一身汗,他的妈妈见了心疼,曾劝他,若累了就换别的小朋友照顾小睿,大家可以轮流帮忙的。其间,第一任班主任李捷也曾给小睿分配了其他同桌,全班同学们在小宇的带动下也积极主动照顾小睿。然而,只要小睿有需要,韦涵宇永远都会第一时间来到他身边。小宇说:“看到他为难,我心里就不舒服。”小睿习惯了小宇的陪伴,换别的小伙伴时,小睿会觉得有点难为情。

   一次,小睿摔倒在一个角落里,匍匐很久都无法站起来,自尊心极强的他始终不愿开口叫同学寻求帮助,直到老师发现了他,这让小宇自责不已。从此以后的课间,小睿在哪里小宇就在哪里。

   韦涵宇:他是我朋友 以后上初中还想和他同班

   昨日下午,被问及为何会主动帮助小睿,而且坚持了4年时,小宇有些蒙圈,回答说:“他是我朋友。”小宇说,以后上初中、上高中,还想和小睿同班。

   在小宇眼中,小睿学习很厉害,知道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而且,小睿的桌式足球很厉害,连体育老师都差点打不过他。以前教室在一楼时,同学们怕小睿一个人在教室闷,会推他一起去操场玩。后来搬了新教室,在4楼,电梯还没开通,推轮椅上下楼梯不方便。每节体育课,体育老师都会抽空到教室陪小睿打桌式足球。体育课上,小宇也挂念着小睿一个人在教室会无聊,体育课没上完就回教室陪小睿。有一次,回教室的时候,他发现小睿和老师在比赛桌式足球,好像老师都打不过小睿。

   “我有一个遗憾,由于小睿的病情比较敏感,做了他们两年班主任,却从未当众夸奖过韦涵宇。”李捷老师不由得湿润了眼眶。现任班主任吴心宇告诉记者,小睿坚信自己能好起来。于是,她和李捷一样,从未在班级提过小睿的病情,只是默默呵护着他。“‘苔花如米小,也似牡丹开’,韦涵宇心底的善良和柔软似牡丹一样明艳,温暖着整个校园。现在,师生们都叫他‘暖心的大白’。”吴老师说。

   采写:南都记者 陈荣梅

   摄影:南都记者 霍健斌


南都头条 Headline
手机看南都 Phone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App

南方都市报App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