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人士:深圳国际教育水平挤入国内第一梯队

2018-05-08 09:02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黄晓航
今年中国“藤校”申请学生约5万人,录取的学生约216人,其中,深圳共有16个学生被录取。


   万科梅沙书院外教正在给学生上课。



   5月5日,南山中加特色课程开放日,家长观摩中加双语课堂。


   深圳各学校海外名校录取结果已公布,深圳中学今年再次有一名学生被哈佛录取,连续两年有学生进入哈佛,证明深中在出国方向学生培养上已经得到哈佛等美国一流高校的认可。

   深外拿到海外名校of-fer的学生数量再次破纪录,深国交、南山中加在英国、加拿大等国家的名校录取成绩亮眼。行业数据排名显示,深圳无论是公办学校还是民办学校,其国际教育水平已经居国内第一梯队(北京、上海、深圳、南京)。业内人士认为,深圳在国际教育领域已经超过广州。

   近日,常春藤的8所名校悉数公布2022届新生的申请和录取数据。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中国“藤校”申请学生约5万人,录取的学生约2 1 6人,录取率为0 .4 3 %,其中,深圳共有16个学生被录取,深圳中学1 1个,深圳国际交流学院3个,深圳外国语学校和深圳实验学校各1个。

   深圳学生出国留学成绩广东居首位

   近日,常春藤的8所名校悉数公布2022届新生的申请和录取数据。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中国“藤校”申请学生约5万人,录取的学生约216人,录取率为0 .43%,其中,深圳共有16个学生被录取,深圳中学11个,深圳国际交流学院3个,深圳外国语学校和深圳实验学校各1个。

   常春藤联盟共由八所院校组成,这八所院校包括:哈佛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达特茅斯学院、布朗大学及康奈尔大学。从藤校今年的申请和录取情况来看,主要特点是申请人数普遍创历史新高,录取率普遍创历史新低。其中,哈佛大学的录取率仅为4.59%,成为今年全美最难申请的大学。清北的录取率约为0 .4%上下,这意味着藤校的录取率与北大清华的录取率基本接近。

   该榜单排名显示,深圳学校的海外名校录取总人数及藤校录取结果,在广东省遥遥领先。这场海外顶尖名校的offer争夺战中,深圳中学更成为广东地区表现最好的学校,得到哈佛等世界一流高校的认可。

   截至今年4月25日,深圳中学2018届高三学子海外录取基本结束。学校披露的信息显示,美国排名前10的综合性大学和文理学院总共录取了9名深中学生,发放了16份录取通知书;哈佛大学等5所常春藤院校今年共录取8名深中学生,发放了11份录取通知书,藤校录取人次位居全国第三。

   今年哈佛录取的中国学生总共有11个,深中占一席之地,这是该校自去年实现哈佛零突破之后,连续第二年收到哈佛的offer。业内认为,在常春藤学校录取率创新低的情况下,深中学生被藤校录取已经走入良性循环,并成为哈佛在中国选拔学生的主要目标学校之一。

   深外自2010年创办国际课程中心起,出国留学成绩也逐年提升。截至3月30日,深外2018届国际课程中心毕业生133人(AP班118人,A-level班15人),收获675份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澳洲、法国及香港地区等世界顶级高校的录取通知,同时获约350万美元的奖学金,连续第八年海外大学录取达100%。

   深圳高级中学2018届毕业生,已有62名同学收到180余份海内外顶尖大学录取通知书,98%的学生被美国排名前50、加拿大排名前10、英国排名前30、澳大利亚前10的世界一流名学录取,奖学金总额达1442800美元。深圳国际交流学院在拿到牛津、剑桥等两所英国名校offer上则是全国遥遥领先,该校每年有10多位毕业生被牛剑录取,业界公认其是全国A -level课程做得最好的名校。深圳南山中加则在加拿大方向上表现优秀,每年也有大量的学生进入到多大、麦吉尔大学。

   国际教育良性发展得益于政策以及学校运营方式

   宜校创始人肖经栋一直关注国际教育,在他看来,深圳的国际教育发展比较良性,近两年海外名校录取结果甚至超越了广州,主要是因为在国际教育政策以及学校运营方式上,既符合教育部门的要求,又最大限度地避免资本的干预和掌控。

   深圳的国际教育在国内起步很早,从鼓励到收紧公办高中办国际班,大致经历了10年时间。深圳市教育局提供的资料显示,从2008年开始,深圳部分公办普通高中陆续开设国际课程及国际班,一度达10多所,其中像深圳中学、深圳外国语学校、深圳实验学校、翠园中学、育才中学、红岭中学等知名公办高中均开设了国际课程班。

   2015年,根据教育部、省教育厅的有关精神,深圳市教育部门对各区各校举办的国际课程班进行调查摸底后,开始收紧公办学校开设的国际班,具体包括:没有“牌照”的公办学校,从当年起不得再新招国际班学生;已存在的国际班,则实施过渡政策,用三年时间逐步“消化”。

   如今,深圳开设国际部或者出国方向的公办学校有4所,包括:深圳中学、深圳外国语学校、深圳高级中学和深圳市第三高级中学。深圳中学是在高考体系内开设出国方向,深圳外国语学校与美国波特女子高中合作办学,2010年2月经广东省教育厅审核批准,深圳市第三高级中学属于中国留学人才发展基金会签约合作单位,深圳市高级中学充分利用自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系学校和IB世界学校的独特优势,开设了A P和IB国际课程体系。

   从国内总体形势来看,公办高中办国际部的政策仍处于收缩趋势。但不可否认的是,公办高中办国际部具有天然优势,即凭借学校的高知名度吸引众多优秀学生报考。尤其是近两年,有“牌照”的公办学校在国际教育领域发展强劲,海外学校录取成绩亮眼。这也证明,目前国内最好的国际教育仍然集中在公办高中。

   公办学校涉足国际教育,面临的主要风险还是政策导向的变化。不过近年来深圳公办学校在国际教育领域取得的优异成绩,以及坚持开设国内高中基础课程,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政策风险。

   今年深圳市第三高级中学(以下简称“市三高”)尝试拓展小语种,将德国优质高中教育首次引入深圳。据市三高国际部主任黄琼介绍,该校出国班今年计划招生376人,除50名自主招生外,另有326名通过中考填报志愿按照成绩录取,其中首次推出的“德国精英班”项目,将面向全市招收20名应届初中毕业生。

   深圳市第三高级中学是深圳唯一在高中招生计划中,单列招收出国班的学校,同时也是唯一获准出国班自主招生的公办学校。明年市三高还将进一步开办“德国音乐名校精英班”,为更多有音乐艺术特长的学生提供赴德深造音乐的崭新路径。

   在黄琼看来,让一部分公办学校保留国际班是有其现实意义的,课程中保留中国文化,将爱国主义教育渗入到国际课程中。

   此外,开设国内高中基础课程也是为了让学生打好基础,“毕竟国内基础教育这块还是很扎实的”。比如深圳中学在该校国际体系开设A P课程,学生除了学习国家必修课程外,也需学习A P课程等。深外也是从高二开始开设A P课程,在高一时以国内高中必修课程为主。

   在学费等方面,公办学校的国际班以“公益性”为主,开设的国际课程班基本上只招收本学校学生。也就是说,学生只有通过中考进入该校,才有资格报名申请该校国际课程班。这对学校而言会要承担比较大的经费压力,但对学生来说是福音,学费相当便宜,按照普高收费标准收费。

   广东省大部分城市的公办高中国际课程班,其运作方式基本是跟教育机构合作,学费主要花在请外教、升学顾问、学校咨询服务等方面。这就导致了公办高中国际课程班每年学费约为七八万元。而深圳的公办学校恰恰相反,学校自己组织师资做国际课程教育。

   市三高国际部主任黄琼告诉记者,学校也曾走过弯路,“我们尝试过购买第三方的雅思培训服务,他们宣传说拥有经验丰富的专家团队,我们一开始抱着学习的目的去合作,结果是失败的,学生们觉得我们自己的老师教得比他们好。”

   中国学生参加雅思和托福的考试,口语和写作是短板,三高的国际班从高一起就标配两位老师教英语课程,一位学校自己的老师、一位外教。黄琼举例说,去年学校开设了美国名校精英班,一方面与美国优质学校合作,引入课程及外教;另一方面尝试自己招收培养雅思、托福教师。学校现有5名外教、18位中方的英语专业教师,分批派遣教师前往北京语言大学学习进修,从而把控国际课程的教学质量。

   而校外培训机构和留学服务中介也对学校的教学秩序产生一定的不良影响,部分国际班的学生,从高二起就开始长期请假在校外机构脱产学习,这样的问题在国际学校普遍存在。黄琼表示,学校的师资力量完全可以保证学生的升学结果,从今年开始,三高禁止任何学生以此为由违反校规请长假。

   记者采访发现,在公办学校中,出国留学不再是“学渣”的退路,越来越多的高分学生加入到留学行列,不断提高深圳学生留学的成色。深外国际课程中心主任邓娟透露,自2018年起,考入深外的高一学生如果选择出国留学,将在入学时参加分班考试,通过双向选择进入国际课程中心,修读A P、A - level课程。邓娟强调,学校为学生提供了包括高考保送、绿色通道、中欧中美中日交换生、国际课程班等多元成才渠道,需要家长和学生做好心理准备,及早规划好人生方向,作出最适合自己、最有利于未来发展的选择。

   城市实力提升助力国际教育发展

   一个区域的国际教育发展水平,跟经济发展水平、外来人口比重、教育重视程度等息息相关,而深圳在这三点上均是走到全国前列。深圳是国内一线城市,经济发达,外来人口众多,加之当地精英人群云集,重视教育的家庭比较多。深圳的著名大公司,如华为、腾讯等,其业务面向国际舞台,高管群体收入高,视野开阔,这也为深圳的国际教育创造了大量需求。

   经过十年发展,深圳国际化办学名单中已增加至54所学校,其中民办学校占90%以上。“深圳在美国、英国、加拿大方向各有深中、深国交、南山中加等三大巨头,公办学校与民办学校差异化竞争,让家长有更多的选择,是件好事。”宜校创始人肖经栋说。

   深圳东方英文书院院长刘德章认为,深圳国际教育水平挤入国内第一梯队(北京、上海、深圳、南京),超过广州,这并不意外。深圳是个创新城市,与外界的融合度越来越高,良好的环境吸引了大批优秀人才的涌入,催化了深圳的国际教育市场。同时,越来越多的家长为了孩子的均衡发展、成为一个世界公民而选择国际教育。

   有着16年国际学校教育教学管理经验的深圳(南山)中加学校副校长张金仲也表示,北京、上海国际教育起步早,又是我国南北两大教育中心,教育资源丰富、力量雄厚,年轻的深圳,国际教育暂时没法和这两座城市相比。但深圳自备国际教育土壤,早在10年前,就有不少企业主、企业高管将孩子送入国际学校,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公务员、白领工薪家庭,也加入了国家教育的行列。

   值得注意的一个现象是,深圳靠近香港,而美国名校的录取往往是按照区域来划分名额。在深圳的GDP超越了香港之后,观察人士发现,深圳学生被美国名校录取的数量开始增加。可以说,深圳的国际教育发展得益于整个城市实力的提升。

   深圳国际教育发展与乱象共存

   深圳国际学校数量迅速增加,这在国内并非是特例,即全国均是如此。国际学校数量增加,一方面是公立高中限制办国际部,导致部分公立高中的国际部会剥离出去,成立独立的国际学校;另一方面运营国际学校,收益不错,也吸引了大量资本的进入。

   宜校创始人肖经栋认为,国际教育的水比较深,学校是真心做教育还是把教育当成一门生意,决定了国际教育环境的优劣。加上国内绝大部分的家长对国际教育并不了解,比较难辨别国际学校的优劣,如果选择不当则贻害无穷,影响孩子的一生。

   考量一所国际学校的教学质量,除了师资团队和教学设施,课程设置也是关键,而后者往往最难评判。由于国际教育的复杂性,现有的国际课程设置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往往由学校自行决定,导致教学质量良莠不齐。肖经栋建议,对学校的课程设置进行适当监督,比如政府引导,行业协会制订行业标准。

   深圳东方英文书院刘德章院长表示,国际教育的方兴未艾引得各路资本抢滩登陆,其中为了短期效益的掘金资本与养成教育为终极目标的国际学校有着本质上的不同,为了考试而培训,不关注学生的可持续发展,未免背离了教育的初衷,因此我们呼吁教育主管部门从严审批并加大监管力度,让国际教育成为家长们的不悔选择,成就孩子一生的教育。

   个案

   学生说

   读国际学校 出国目标明确很重要

   创建于2001年,堪称深圳“老字号”的深圳(南山)中加学校是一所国际学校,15届毕业生中,有不少被多伦多大学、滑铁卢大学、麦吉尔大学等名校录取。今年正在读高三的张博恒已经收到了10份offer,有美国排名前50%的文理学院和综合大学,也有加拿大多伦多大学。

   5月5日,他跟师弟师妹分享经验时提到,上国际学校,起码要清楚自己的出国目标。高二之前,张博恒从未想过自己的未来,没参加过任何活动,甚至不知道出国是什么概念,成绩一直处于班级的中下水平。高一暑假,跟父母去美国旅游,喜欢上了纽约,才想着要不要出国感受下。当时张博恒的托福只有60分的水平,距离申请美国好大学还有三四十分的距离。回来后,张博恒冲托福,一个月后,82分,一年后冲到90分,并在高二暑假成功申请去纽约大学修了学分,并拿到了A,“明白自己要什么,并做充分的准备,offer自然就到碗里来了”。

   申请了美国前30到60名大学的中加高三学生晏梓仪,目前也收到了满意的offer。她的经验也是,高中时段尽早确定感兴趣专业的领域,并根据这个目标有侧重地参与社团活动。她介绍,丰富深入的社团活动经验,不仅能向大学展示你在这个领域的能力,还能证明你有组织规划能力,“比如我,高一就清楚自己的兴趣是理工科,喜欢生物。平时,我会下意识参加有关的活动,比如暑期去帝国理工夏校参与生命科学组的研究。毫无疑问,这些对于我成功申请到生物专业起到很大的帮助”。

   多参加社团活动 要敢想敢做

   相信很多关注国外学校留学申请的家长们都知道,国外学校在筛选申请入学人员时,公益服务经历或社会实践经历,会作为筛选人员的重要参考指标。

   在深圳,国际学校无一例外重视社团活动,以期通过社团活动,从知识语言到生活能力,从活动能力到创新意识等各方面,提升孩子们参与国际人才竞争的基本素质。

   “活动丰富多彩”是众多国际学校学生的共同感受。深圳国际交流学院一名考上剑桥大学的2017届毕业生郭馨予非常感激自己的社团、社会实践经历。在小郭看来,学习只占生活的一部分,课余时间的她则毫不犹豫地投身到了社团与社会活动中。在校内,她参加了好几个社团,还是新闻社的社长、创始人,报道校内热点新闻,策划专题采访;与金融社的社员们举办“为危机博弈”全国高中生金融大赛。在校外,馨予也没闲着,到坂田图书馆当义工、穿上红马甲进行交通劝导,还发动同学成立“健康生活联盟”,进学校、进社区,邀请专家、教授团队开展义诊、举办讲座,“大家要享受国际学校的自由,敢想、敢做”。

   家长说

   五年前卖房供儿子出国

   孩子毕业后房子涨4倍 但不后悔

   黄先生(化名)是深圳一公务员,儿子高中时就读国际学校。五年前,他200万卖掉了市内一套房子,送儿子到加拿大念大学,“加拿大留学学费不贵,一年30多万,加上一些杂七杂八的开销,4年200万差不多”。不料,儿子毕业那一年,深圳房价猛涨,2016年他卖掉的那套房子,已经涨到近千万了。

   黄先生儿子毕业后,回到深圳创业,创业一年多了,现在还在烧钱。黄先生也算过一笔账,假设当年没有送儿子出国,房子留着给儿子,儿子现在就是千万富翁了,“不过,我们不后悔,孩子现在很上进”。

   选择国际学校担心万一不合适

   耽误了参加高考

   5月5日,深圳(南山)中加学校举办学校开放日活动。中午12点,所有环节都结束了,家长依然不肯走,把招生办围了个水泄不通。“我家孩子英语不好,不知道合不合适出国”“老师,我家小子胆子小,您觉得来你们这合适吗”“我们对比了好几个学校了,每个学校都称自己学院很优秀,不知真假”……家长的问题,犹如机关枪一样“突突”射向分享的老师。

   家长章女士(化名)已经是今年第5次参加国际学校的开放日活动了。章女士比较头疼,儿子不喜欢普通的生活方式,但又不明确表态要出国留学,“成绩一般般,根据目前的成绩,估计上不特别好的本科”。身边不少朋友都选择了出国上大学这条路,章女士也想试试。不过,当她听说,有统计显示,很多中国孩子到国外上大学后,大学六七年都修不满学分,无法按时毕业,“一年几十万,如果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毕业,几百万砸进去,压力也不小啊。而在国内读,一般都能毕业。”。

   能不能顺利毕业,还是未来的事。章女士当前最担心的是,孩子漂浮不定的意愿,“万一选择了国际学校,孩子发现不合适,想再去参加高考就难了”。

   统筹:南都记者 朱倩 采写:南都记者 朱倩 陈荣梅


南都头条 Headline
手机看南都 Phone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App

南方都市报App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