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消夜后车祸身亡 私人聚会还是去谈工作?

2018-05-16 09:50编辑:黄晓航
刘涛妻子为他申请工伤认定,理由是,刘涛属于代表学校因工外出与业内人士技术交流、联系校企合作。

   南都讯 记者祝勇 2015年12月25日凌晨2时,35岁的惠州某高职学校青年教师刘涛(化名)与多名朋友傍晚晚餐、消夜等活动后,回家途中遇醉酒逆行的轿车车祸身亡。

   刘涛这种情况属于工伤吗?刘涛妻子为他申请工伤认定,理由是,刘涛属于代表学校因工外出与业内人士技术交流、联系校企合作。

   “不属于工伤认定情形。”惠州市人社局、惠城法院一审判决、刘涛所属的惠州某高职学校均持这一意见。该学校称,车祸前一日并未安排刘涛到到校外工作,其当晚外出未向学校汇报,发生事故时间的凌晨1:48,也非正常工作时间,非上下班途中。

   惠州中院二审则要求撤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其称,刘涛是否因工外出,是否下班途中“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事件

   消夜后教师遇车祸身亡

   2015年12月24日,在博罗的朋友邀请下,刘涛参加了一个3人的晚餐饭局。22时30分,他们前往小金口四角楼旁边吃夜宵。消夜时,多了另一名男子罗某。

   此后,刘涛等4人前往博罗县城寻人,寻人未果,有同伴开车送刘涛回家。途经小金高架桥时,车上4人遭遇逆行醉驾的轿车,刘涛当场身亡,其他3人受伤。

   以上是惠州市人社局的调查结果。对此,刘涛的妻子并不认同,她提供的说法则是,2008年8月后,刘涛担任专业教师,参与校企合作事宜。2015年12月24日晚,刘涛等6人一边就餐一边洽谈校企合作事宜。他们此后还前往2家五金工厂参观,与后一家的五金工厂老板洽谈校企至深夜。回家途中,刘涛遭遇车祸身亡。

   一审

   不是因公工作而是私人活动

   “不是因公工作而是私人活动。”对此案,惠城法院一审作出如上判决。其称,惠州市人社局向当晚活动的参与人、知情人做了调查询问,相关证据链足以证明。

   惠城法院介绍,刘涛是惠州某高职学校的教师,该高职学校证明他没有校企合作的工作,且发生车祸时间在凌晨1时48分,惠州市人社局不认定刘涛为工作原因,理由充分。

   惠州某高职学校也在庭审时坚持认为,并无证据证明刘涛死亡当晚,是在履行工作职责或者是从事与工作相关的工作。与刘涛同行人的询问笔录显示,当晚就是普通的朋友聚会。刘涛死亡前一晚外出未向学校汇报,死亡前一日学校未安排他到校外工作。

   二审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

   醉驾男子经济能力较差,其未能向刘涛妻子履行一定赔偿金额。刘涛妻子对惠城法院一审判决不服,再次上诉到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参与企业学习和训练”,惠州中院二审判决肯定了刘涛学校对教师岗位的基本职责这一说明。惠州中院再次列明,2017年11月,其学校出具情况说明称,刘涛曾参与校企合作工作,2017年2月,该学校再次陈述,刘涛不需要每天到学校坐班。

   是否属于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惠州中院就这一焦点介绍,刘涛是否因工外出认定起来较为复杂,且刘涛妻子与刘涛所属学校提供证据材料相互矛盾。受害人刘涛平时是如何参加校企合作工作的,事发当晚是否确实在洽谈学校合作事宜?惠州市中院认为,这方面应该得到更全面细致的调查。

   日前,惠州市中院判定,惠城法院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使用法律法规错误,应予以改判。近日,惠州市人社局依据惠州中院判决,根据行政诉讼法有关规定,重新认定刘涛受到人身伤害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为工伤。

   对惠州中院判决和惠州市人社局的最新认定,惠州某高职院校作为面临承担赔偿责任的第三人,已于近日再次向广东省人社厅提请行政复议。


南都头条 Headline
手机看南都 Phone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App

南方都市报App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