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生请注意!这234个机构项目被终止 广东有4个!

2018-07-05 09:29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黄晓航
近日,教育部印发《关于批准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终止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依法终止234个本科以上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


 南都讯 近日,教育部印发《关于批准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终止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依法终止234个本科以上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

   根据通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卓越国际学院、河北科技师范学院欧美学院、西安交通大学西安交大-香港科大可持续发展学院(XJTU-HKUST Joint School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t Xi’an Jiaotong Univer-sity)、山西农业大学中德学院、郑州大学升达经贸管理学院被取消办学资格。

   此外,北京大学与香港大学合作举办经济学和金融学硕士研究生教育项目、广州大学与澳大利亚詹姆斯·库克大学合作举办国际会计商学硕士学位教育项目、中山大学与法国里昂第三大学合作举办国际贸易硕士学位教育项目、清华大学与香港中文大学合作举办高级管理人员物流与供应链管理理学硕士学位教育项目、北京大学与澳大利亚拉筹伯大学合作举办卫生事业管理硕士学位教育项目、北京大学与香港大学合作举办牙医硕士学位教育项目等办学项目被终止。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此次被叫停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共有229个。其中,北京31个、广东4个、福建1个、河北2个、陕西1个、上海28个、江苏6个、湖北7个、湖南2个、内蒙古2个、重庆3个、浙江10个、江西7个、山东3个、天津3个、辽宁11个、河南2个、四川4个、广西2个。

   通知要求,办学者须在2018年7月15日前,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许可证和项目批准书交回教育部,依法办理注销登记。

  观察

   专家热议教育部举措

   “清退”是常态化机制 不应片面强调追责性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开始至今,我国的中外合作办学经历了20多年的发展历程。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6月,我国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共有2342个,其中本科以上机构和项目共1090个。

   中外合作办学在推进教育体制机制改革,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服务国家重大战略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同时,一些问题也逐渐凸显。如不少机构和项目存在优质教育资源引进不足、教学质量不高、吸引力弱、办学活动难以持续等。

   不少业内专家认为,此次终止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多出现上述现象,是市场规律下的正常退出。

   做不到“与时俱进”被淘汰

   据上海师范大学哲学与法政学院副教授王奇才介绍,本次依法退出的5个机构和229个项目,实际情况各有不同。但共同点在于,不能完全契合和满足新时代中外合作办学对高品质教育教学的要求,办学难以持续。有的是引进的教育资源不再具有相对优势;有的是合作模式不再具有明显竞争力;有的是所举办的学科专业不符合当下经济社会发展需求。

   同时,也存在原有办学模式无法满足国家对中外合作办学质量要求,在质量评估、信息年报、注册认证系统等监管举措中暴露问题,不再具备办学条件能力,中外学校因而放弃继续办学、选择退出中外合作办学的情况。

   “上述情况说明,中外合作办学存在发展不均衡的现实问题,并不是所有的机构和项目都能够适合新时代中外合作办学和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的要求。”王奇才称。

   南都记者注意到,早在2016年2月,中央出台的《关于做好新时期教育对外开放工作的若干意见》就明确指出,中外合作办学要“改革审批制度,开展评估认证,强化退出机制”。

   在东北财经大学副校长赵彦志看来,这些规定标志着中外合作办学进入了转型和升级的拐点,即“由规模发展向内涵建设转变”。业内也普遍认为,上述规定也为中外合作办学的退出机制提供了政策支持。

   南都记者也了解到,近年来,为规范中外合作办学秩序,教育部也采取了年报制度、定期评估等措施,探索实行多维度、全覆盖监管。

   自2010年以来,已进行六轮本科以上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的评估,清退了22个评估不合格机构和项目。2014年,教育部也曾终止了252个本科以下层次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

   此外,一些地方政府也曾对辖内中外合作办学项目进行“大洗牌”。如2016年,湖北省就终止了省内26个中外合作办学项目。

   保障花钱学生权利不被侵犯

   对于此次“清退”,教育部也表示,加强退出机制建设,可以完善从准入到退出全链条闭环监管体系,使监管工作首尾呼应,有利于促进中外合作办学内涵发展。

   据教育部数据显示,2002年底,全国经审批机关批准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或项目共有712个。如今,这个数字上升了两倍。

   “规模大了,如果不注重质量和效益,还有可能出现规模越大,质量、效益越差的负面效应。”对于“蓬勃发展”的业态,此前就有不少教育领域专家表示担忧。

   在赵彦志看来,伴随着中外合作办学连续10多年的高速发展,部分地区、学校或社会机构盲目开展合作办学、自身管理能力和办学水平不高、忽视外方资质等问题已经凸现,规模型增长模式已经遇到了天花板。

   如何正视并解决这些问题,关系到社会大众对中外合作办学事业的正确评价和信心。因而,完善退出机制显得刻不容缓,“建立机制,能妥善处理相关者利益,尤其是花费大量金钱和怀揣信任选择就读的学生的利益,保障学生权利不被侵犯,净化市场,能够增强社会对中外合作办学的信心。”

   他还认为,通过退出机制对停办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进行公示,为想要选择中外合作办学的家长和学生做出了警示,使其能够去伪存真,对中外合作办学具有一定辨别能力,给居心不良办学者无可乘之机。

   此外,对于申办新的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办学单位,其在教育资源引进、学科专业选择、办学模式、收费标准等方面会采取更加谨慎的态度,而不是一哄而上、盲目办学。

   依然承认学生教师历史身份

   王奇才的观点也与赵彦志较为一致。他认为,退出机制是中外合作办学领域的一种常态化激励机制,不应片面强调其追责性的方面。

   “包括退出机制在内的中外合作办学各项监管举措,其目的是为了激励和推动学校办出更高质量教育、培养更高质量人才。合作状况不佳、运行陷入僵局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项目,常常需要借助外部力量来摆脱困境,教育行政部门基于公共利益依法干预此类项目,有利于督促和推动办学者在显著提升办学质量和终止合作办学之间及时作出选择,防范处理办学风险。”王奇才称。

   他进一步介绍,在抛掉历史包袱的情况下,学校可以依据新时代发展要求,选择互补性更强、具有相对优势的合作伙伴,在双方确有优势、国家急需空白的学科专业,开展国际合作交流、申请举办中外合作办学。因此,退出机制的有效运行,有利于中外合作办学更新换代、汰劣选优,引导办学者集中办学资源、服务学校“双一流”建设,提升学校办学实力和办学声誉。

   对于退出机制下,教师和学生的合法权益,王奇才也提到,推行退出机制的基本原则是尊重学校意愿、保障学生权益。“中外合作办学是中外学校有条件、有期限的合作,既要满足国家的质量标准要求,也要符合中外学校的办学诉求,同时还受到合作期限的限制。”

   合作期限届满或者临近届满、中外学校的诉求得不到满足或不能达成一致,以及办学达不到国家质量标准要求,都会导致中外合作办学无法继续,须依法终止、退出中外合作办学。

   王奇才认为,就退出机制而言,总体呈现规范化法治化运行的态势。如,启动机制的规范化,既包括办学者根据自身情况依法主动申请退出,也包括教育行政部门在监管中发现问题、依法督促推动办学者及时申请退出。

   其次,在办理过程规范化,教育行政部门和办学者依据法定程序、履行各自职责、重视沟通交流,依法有序推进退出程序办理,重视保障学生合法权益。

   此外,退出结果公开透明,中外合作办学监管工作信息平台设立专门的“已终止的本科以上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名单”板块,从在办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名单中相应地依法删除已退出办学的机构项目相关信息,保障社会公众的知情权。

   王奇才还了解到,本次退出的机构和项目,均是在中外学校经认真协商确认无继续办学意愿、合作办学协议业已履行完毕、实际已停止办学且无在读学生的前提下,学校申请终止办学、教育行政部门正式启动终止程序的。

   对于已经依法注销办学许可证或项目批准书的机构项目,中外合作办学监管工作信息平台设立的“已终止的本科以上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名单”板块,对其办学历史予以继续承认,对该类机构项目的学生及教职人员的历史身份给予相应保障。

   采写:南都记者 唐孜孜 实习生 吕春荣



奥一头条 Headline
手机看南都 Phone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App

南方都市报App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