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百校之父”慈善家田家炳辞世 曾捐建300多个教育机构

2018-07-11 09:17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黄晓航
那颗以田家炳命名的小行星,尚在太空中遨游,但它的主人却已不在。7月10日上午,田家炳基金会官方网站发布了香港企业家、慈善家田家炳先生辞世的消息。

   田家炳(中)曾在内蒙古武川县田家炳中学更名庆典后与同学们合影。

   新华社发


   田家炳

   (1919-2018)

   广东梅州人,客家世裔,香港企业家、慈善家。1919年他诞生于广东大埔古野镇银滩村书香之家,幼年在家乡受中小学教育。1935年辍学,16岁时不幸父亡,不得已弃学从商,先后在越南、印尼、中国香港经商,后因开办化工实业成为“皮革大王”。

   田家炳积极参与社会公益,博施济众,在香港成立田家炳基金会。2010年7月1日,荣获香港特区政府授勋衔制度中的最高荣誉勋章大紫荆勋章。

   2018年7月10日上午辞世,享年99岁。

   那颗以田家炳命名的小行星,尚在太空中遨游,但它的主人却已不在。7月10日上午,田家炳基金会官方网站发布了香港企业家、慈善家田家炳先生辞世的消息。

   他出生于广东大埔,是客家世裔,早年在南洋创业,而后移居香港创办化工实业,成为了“皮革大王”。在中国,包括大中小学、幼儿园在内,田家炳及其基金会捐助、捐建了300多个教育机构,这也使得他有“百校之父”的称谓。

   品性低调是他身边人对他的评价,少见诸报端。学子们常常在某座教学大楼、某所中学的校名上,看到这个颇有广东特色的名字,却少有人了解这个富豪。以他的名字来命名学校,他说,“要真真正正地办好学校,否则不仅不会带给我荣光,反而会丑化了田家炳。”

   卖别墅捐资,自称“无壳蜗牛”

   “是自然逝世,毕竟这么大年纪了,身体衰弱也不是近期的事情。”昨晚,田家炳基金会工作人员叶凡(化名)告诉南都记者。当天早上,该基金会官方网站发布了香港企业家,以及毕生致力于教育事业的慈善家田家炳先生辞世的消息。

   叶凡说,田家炳的葬礼只有家人出席,“希望葬礼能够让家人安安静静地怀缅,但我们也在筹备追思会,希望不会太久。毕竟有很多社会人士都想来拜谒,考虑到场地和时间,我们会尽快完成。”

   田家炳18岁远赴越南推销瓷土。1939年转往印尼从事橡胶业。1958年举家迁居香港,在屯门填海造地建起田氏化工城,逐步奠定了香港“皮革大王”的地位。曾任香港田氏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田家炳基金会董事会主席。

   在网页上搜索“田家炳基金会”,还能看到这个基金会的格言,“中国的希望在教育”。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田家炳就以捐办公益为业;1982年,他捐出价值10多亿元的4栋工业大厦,成立纯公益性质的“田家炳基金会”,将每年几千万元的租金收入用于教育公益;1984年,他将化工厂交给几个儿子经营,自己成为职业慈善家。

   在梅州电视台记录客家精英的纪录片《走出围龙》里,田家炳谈起了自己卖别墅捐资的故事。1997年金融风暴,香港经济受到重大影响,田家炳对外承诺的捐资也难以为继,他决定卖掉地处九龙塘高尚住宅区占地900余平方米的大别墅。别墅售价5000多万港元,“我觉得对别人的承诺,可以实现了。每间中学250万港元,可以捐给二十几间中学。我觉得捐建中学,让学子受惠,那种收获比自己住别墅都大很多。”

   “当年卖了别墅,一直以来都是租房子住。”叶凡说。南都记者了解到,他直到去世,一直是与亲人住在租来的房子里。田家炳也打趣说,自己是“无壳蜗牛”。“卖了楼之后,他无产、无车,他把所有家产都捐赠出来。”叶凡说,2009年田家炳从基金会退任,成为荣誉主席,“他名下的四座物业都捐给了基金会,我们用物业的租金来维持基金会的运作。”

   年少辍学接手生意,深知教育重要

   “2010年,基金会捐了出来,管理层加入很多公众人士,不再是家族管治。全国的田家炳中学、小学,为数不少,超过200家。”叶凡说。

   为什么他会如此钟情教育事业?在2006年,《南方日报》曾采访田家炳。“16岁时父亲就去世,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我刚刚读到初二,就只能忍痛辍学,接手父亲的砖瓦窑生意。小时候没读多少书,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后来在印尼生活了20多年,也走过欧洲一些国家,发现经济发达的地方,人们的素质都很高,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教育发达。”田家炳说,“正是有了这些经历,我能深深地体会到教育对个人的成长和创业,对国家的发达兴旺有多重要。”

   广东惠州田家炳中学校长姜南飞向南都记者介绍,2005年12月19日,惠州一中江北分校正式挂牌更名为惠州田家炳中学,已经86岁高龄的田家炳老先生特意从香港赶来参加活动。当天,还和田家炳中学的学生开了一个小时的座谈会。

   “田博士(田家炳老先生)为人非常和蔼可亲,没什么架子。记得挂牌那天,天气挺冷的,怕他着凉,我们特意准备了一件羽绒服。没想到,活动结束后,他把羽绒服脱下来叠好还给我们。吃饭的时候也是,不让我们点很多菜,点的菜,一定要吃完。”在惠州市田家炳中学老师刘活先眼中,田家炳老先生特别高尚,让他十分敬佩。“座谈会上,田博士还和同学们说,他家有很多孩子,但他的财产不会留给自己的小孩,要用来做教育。”

   “名声太响了,觉得是个负担”

   正是为了把钱都用在“更有意义”的地方,田家炳素有“吝啬”的美名:他在生意场上从不搞铺张的仪式;儿女婚嫁一切从简;自己80岁大寿也不摆酒;一双鞋穿了10年,袜子补了又补;曾戴的电子表,因款式旧得不便示人,只好装在口袋里……

   熟悉田家炳的叶凡说,老人家生前虽然身体较弱,但“思想依然非常清晰”。她回忆,直到今年初他依然可以背诵朱子治家格言,“他交代我们要帮他做的事情,如果还没做,他会记得催我们。最后的那些日子,他还会问我们正在做什么教育项目。”

   在朱子治家格言中,颇为经典的是“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诚如这位清初理学家、教育家朱柏庐所言,田家炳吃得清淡,过得节俭,“做一下体操,看看书,看怎么跟进学校的活动,他过的日子也很简单,不会有什么享受,他也不需要享受。”

   田家炳的名字虽然常常出现在某个大学教学楼的墙壁上,或者某所中学的校名上,但作为颇有成就的企业家和慈善家,他却很少见诸报端。用捐资人命名学校在香港比较普遍,香港有两家学校用田家炳命名,而内地是从田家炳家乡大埔县开始的。“他们将我做的项目命名为‘田家炳’,希望提倡这种文化,表示有某位华侨热心公益。”

   大埔田家炳小学是田老先生在内地资助的第一所学校。校长房顺康在20多年前见过老先生一面,当时的房顺康还只是一名教师。老先生来到小学举行座谈会,了解学校教学情况,他强调最多的是教育以及学生品德的重要性。房顺康向南都记者回忆,田老先生穿着朴素、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当老先生离开会议室时,发现夫人还有半杯茶没喝,立刻让她回去把剩下的茶喝掉。这个举动给房顺康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在一篇十几年前的媒体专访里,他说到,“我不是想用钱来换取任何名誉,只想自己开心、对社会有益。我一向喜欢做实在的事情,名声太响了,就会华而不实,觉得是个负担;‘实而不华’我更容易负担些,所以我不重视怎样去宣扬自己。”他说,要真真正正地办好学校,否则不仅不会带给我荣光,反而会丑化了田家炳。

   1993年9月,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决定将该台1965年12月20日发现的、国际编号第2886号小行星命名为“田家炳星”。“那是天文学家们艰苦探索的成果,却用上了我的名字。这应该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荣耀了。”田家炳曾在一次采访中说。

   统筹:

   南都记者苏海伦

   采写:

   南都记者苏海伦 蔡雯 余毅菁 贺蓓 实习生纪秋敏

   周如意


奥一头条 Headline
手机看南都 Phone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App

南方都市报App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