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这位班主任给家长写100余封家信 收获3000多条留言

2018-10-12 09:15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黄晓航
“家长“只是一个中性词,就像”学生”这个角色一样。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排名不排名,综合素质来讲,一个班50个学生,就会有综合素质好一点的学生,和综合素质没那么好的学生。同样的,家长也会有“家长职责”方面做得好一点的家长,也会有做得没那么好的家长。


   深圳市龙岗区南湾学校三年级(3)班班主任、语文老师田丽。

   受访者供图


   像孩子上学升级一样,家长也需要修炼进阶。希望这些信能帮助到更多家长。——— 田丽

   家信节选

   教师出于真心的付出,得到的不是正常的沟通交流,而是像敌人一样的对待,教师的心的的确确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见过被伤到的老师是怎样的痛苦,自己也经历过这样的痛苦,于是反思:自己究竟有多失败?前些年的教学中从来没有经历过事情,在这里,接二连三地出现,一定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以后要怎么做才能少犯错呢?

   ——— 《致家长的一封信NO.47-我的告白书:爱还在》

   “家长“只是一个中性词,就像”学生”这个角色一样。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排名不排名,综合素质来讲,一个班50个学生,就会有综合素质好一点的学生,和综合素质没那么好的学生。同样的,家长也会有“家长职责”方面做得好一点的家长,也会有做得没那么好的家长。这个好与不好,没有一定的标准,笼统来讲,就是对自己孩子的发展更有利。

   ——— 《像孩子上学升级一样,家长也需要修炼进阶》

   可能有家长会说,我没有什么家庭教育的知识和技能。其实不然,您可能不知道,在家庭中,所有的作为与不作为,都是一种教育。只是您是否保持觉察,是否意识到而已。孩子,就是在这您的这种“教育”下长成了今天这个样子的。——— 《敢于向自己提问题》

   前几日,深圳市龙岗区南湾学校三年级(3)班主任、语文老师田丽在个人公众号上发布了她的“第100封家信”。两年来,田丽给她班上的家长们写了100余封信,总字数达到20万字。田丽说,“像孩子上学升级一样,家长也需要修炼进阶。”在这些家信中,她和家长们聊阅读引导,聊令人头疼的“三年级现象”,分享教育心得和方法,甚至吐露心扉,谈做教师的困境。两年来,田丽共收获家长留言3000余条,不少家长表示,田丽不仅是孩子们的老师,也是他们的老师。

   做老师带两个班:

   一个学生班 一个家长班

   2016年,田丽从家乡东莞来到南湾学校教书,担任一年级(3)班的班主任,从那时起她开始不定期给班里的家长写信。田丽说,大学毕业后,自己兜兜转转,正是因为喜欢说话和写文章才做了老师。翻看她的朋友圈,常常半夜还在分享读书心得。

   孩子进入一年级是人生的一个新阶段,对家长来说也是如此,也需要学习。田丽说,自己做老师带的都是两个班,一个学生班,一个家长班。

   “写作业”对不少一年级的娃来说是第一次,而“辅导作业”也是不少家长的第一次。深知此事的田丽开始“手把手”地教家长辅导作业。她布置的作业,总是很长,详细分解了做作业的步骤,还因此被家长投诉到学校教学处。“不是说我作业多哦,是说我作业‘长’,他看不完。”聊起此事,田丽哭笑不得。事后,她也反思调整了方法,先简单列出作业,再附上详细版本,愿意者看。

   “孩子做作业太慢了怎么办?”有家长问田丽。在“致家长的一封信NO.15”中,田丽给家长们分情况分析问题、出主意:自觉性不够,注意力不集中,该怎么做;学习吃力,该怎么做;动作慢、写字慢等习惯问题,又该怎么做,等等。在信中,田丽写道:我们在教育孩子的时候,也都要思考各种各样的办法,也都要采取不同的措施,还得经常更换新的办法,如谈心、鼓励、批评、家校沟通、奖励等等。

   有家长苦恼:为什么我要管这么多?田丽回复,他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但归根到底还是你的孩子。只要是有益于孩子的成长,双方都有理由共同努力。在致家长信中,田丽不仅和他们聊教育方法,也谈教育观,像“成为一个有温度的人”、“能学就学,学不好也没关系?”等等都成为了她“家信”的主题。

   敢和家长聊“伤心事”

   “班级里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我什么都可以和他们聊。”田丽说,甚至是自己的伤心事、教学的困境,她也愿意向家长们敞开心扉。“我还记得,在《致家长的一封信NO.47-我的告白书:爱还在》中,我坦言了自己的真实感受,吐露了自己的心扉,甚至还表达了自己的受伤与消极,很多家长发来信息对我表示万分理解,还各种安慰我,让我不至于在低谷中放弃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田丽说,三年级(3)班的班训是:可以犯错,但要改错。“我们都会犯错,人人都可以犯错,不只是学生,还有老师和家长。”可是老师这个职业,需要一定的权威才能有效运转。一个会犯错、会受伤与消极的老师,能赢得信赖吗?田丽说,她不害怕示弱,从第一次家长会就向家长原原本本地陈述了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班主任、一个什么样的语文老师和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家信中,她和家长无话不聊,坦诚相待。长期密切的沟通,使双方达成了默契的关系。在第100封家信中她写道,“我完全理解你们对孩子的关爱与焦虑,你们充分认可并支持我的每一项举措。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一起探索,一起实践,一起成长。更多时候,是我从你们身上,学会了很多很多……在我给出不能万全只能尽量顾及的座位安排时,你们充分理解;在我精心做出各种表格和分析数据的时候,你们夸我“理科不错”———哈哈哈,每次想起,我都喜不自禁。一个人本来就是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还能得到理解,得到支持,得到夸奖,这难道不是幸运吗?”

   家长:读信回信已成习惯

   两年时间,百余封家信,田丽也收获了很多很多的回复。在留言区,家长们分享教育的心得和方法,也谈自己的成长。在第100封家信的留言区,有家长写道:“您不仅仅是孩子们的老师,也是我的老师。”

   在家长的回复中,也分享了跟着田老师“学习”的收获:有的家长两年的阅读量超越了过去5年、8年,几十年没整明白的“的、地、得”,也用起来顺溜多了……还有家长说,现在读信回信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作为家长的焦虑也减轻了不少,不再和孩子一年级时一样,“像个无头苍蝇。”

   看着自家家长的变化,田丽决定将这些家信公开。于是从第71封起,写信的阵地从个人空间搬到了公众号上。在公号介绍上,她写道,“像孩子上学升级一样,家长也需要修炼进阶。”她希望这些信能帮助到更多家长。

   采写:南都记者 贺如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