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一学校来了流浪鸭,校长发求助信,学生纷纷回复脑洞大开

2019-10-08 09:03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许素霞
小鸭子在学校里受到了同学们的喜爱,还成了“校鸭”。

南都讯 国庆假期,一份“来自校长的求助信”在深圳市新安中学(集团)第一实验学校班级群里流传。该校校长袁卫星在假期值班时发现,学校鱼池中的睡莲正面临着两只流浪鸭的“威胁”——它们不仅吃莲叶,更吃莲花,甚至会把莲根咬断。这该怎么办?于是袁卫星写了一封信公开征求同学们的意见,并收到了同学们天马行空的回信。

校长捡回的流浪鸭吃睡莲 写信求助

本学期,新安中学(集团)第一实验学校多了两只流浪鸭,这还要从今年暑假的一次偶遇说起。学校校长袁卫星说,“这两只鸭子是我暑假时有一次从学校走回家时在路边树底草丛中捡到的,先是养在自己家里,开学了拿到学校来。一是估计孩子们会喜欢,二是符合我们的理念:校园要有生命的气息,三是藉此告诉老师们,鸭子很小的时候,和天鹅一样可爱,我们要善待每一个成长期的孩子。”

果不其然,两只小鸭子在学校里受到了同学们的喜爱,还成了“校鸭”。在“求助信”里,袁卫星这样描述同学们和小鸭子的相处,“这两只流浪鸭从捡来至今,在你们每天,甚至每节课课间持续不断的关注、关照(我知道有不少同学常常省下面包来喂)下,还不到两个月,就已经从毛绒绒、不敢下水的小家伙,成长为羽翼渐丰、与鱼争食的高手。”

可是,10月1日早上,袁卫星在值班时发现,鱼池中前几天种下的睡莲,正面临着校鸭的威胁——它们不仅吃莲叶,更吃莲花,甚至会把莲根咬断。

这该怎么办?袁卫星在信里写道,“听说你们正在为你们的‘校鸭’征集名字,并且讨论该不该搭窝、怎样搭窝,以及研究它们是否会生蛋,生了蛋是否能孵化……那么,在讨论和研究这些问题之前,可否把我前面提出的问题一并甚至先行解决? ”

“这事挺急的,真的。我在线等。如果你的解决方案切实可行,并被采纳,你可能获得的奖励是:和我共进早餐、免除一周作业、综合素质评价记上一笔等等”,并留下了自己邮箱。

同学们写来回信 有人连线“养鸭大王”

把校鸭和睡莲隔开、喂鸭鸭多吃点、在荷叶上抹芥末……不到一天时间,袁卫星就收到了同学们五花八门的建议,甚至还有同学在邮件里附上了自己画的示意图,还给小鸭子取名字,讨论它们的性别等等。

来自二年三班的王翦还为此特意请教了远在东北农村的“养鸭大王”姥姥,详细询问了鸭子的喜好和生活习性,并给出了给小鸭子搭鸭舍、喂鸭子吃剩饭剩菜(据说长得很快)、让每个班轮流照顾小鸭子的建议。

王翦还写道自己的姥姥:“我姥姥一直养鸡养鸭养鹅,养很多,下的蛋攒起来寄给我吃,还会把蛋腌成咸蛋,还会用鸭蛋鸡蛋孵出小鸭小鸡,她是我心中的的养鸭大王。”

在回信中,袁卫星邀请王翦成为校鸭(鱼池)管理委员会的一员,还提出用视频连线的方式,请“养鸭大王”姥姥给照顾小鸭子的各班代表上一课,讲讲养鸭的经验。

在袁卫星看来,生活即教育,教育即生活。通过和同学们的邮件来往,他暂定了下面这些解决方案:节日期间暂时转移到学校内另一处没有莲花的鱼池喂养;节后成立“校鸭”管理委员会,在博采众长,特别是请教“养鸭大王”基础上,经过民主评议,确定最佳方案,再实施;学校科创队介入,开发“鸭”脸识别、声控管理等技术手段进行管理。

链接

深圳市福民小学曾在教室养小猪

校园里养小动物,新安中学(集团)第一实验学校的“校鸭”在深圳并不是首例。

2017年,深圳市福民小学曾以“我的动物朋友”为主题,要求孩子们通过养小动物来体会人与动物的情感。于是,学校给“全课程”班级购买了一只小香猪,平时养在教室里,每天晚上由孩子们轮流带回家抚养,并要求孩子们以小猪的口吻完成《小猪日记》。

刚开始,学生和家长都很拒绝,甚至有家长质疑:难道以后放学还要赶着一只猪回家吗?但在一天天的相处中,小猪不仅赢得了每个人的喜爱,还成了班级里的第42号同学。一个学期结束后,小猪毕业离开了(被送到农场抚养),孩子们的《小猪日记》则编成了一本图文并茂的小册子。

每周五下午,是福民小学的“太阳校长讲故事”时间。当时任福民小学校长的“太阳校长”项阳会穿着孩子们在“全课程”中给她设计制作的裙子,带来改编自《小猪日记》的故事,把孩子们和小猪相处的细节编织进故事里。

采写:南都记者 贺如妍

48小时排行

  • 站内
  • 见报

    广告ADs